前沿网> 正文

实验室培育的大脑类器官具有意识吗?

  事实上,大多数培育的类器官只是为了复制大脑的一部分——皮层组织,但是,如果人类干细胞发育时间足够长,并且拥有合适的生长因子,它们就会自发地重建大脑不同部位,然后这些部位就会开始协调它们的电活动。2017年发表的一项研究表明,哈佛大学分子生物学家保拉·阿罗塔(Paola Arlotta)诱导干细胞发展成多种不同细胞类型组成的大脑类器官,包括视网膜中光敏细胞,当接触光时,类器官中的神经元开始放电。但事实上,这些细胞处于活跃状态,并不意味着类器官能够看到和处理视觉信息,这仅仅意味着它们可以必要的电路。

  阿罗塔和兰卡斯特认为,他们的类器官太原始,无法产生意识,因为他们缺乏创造复杂脑电图模式所必需的解剖结构。尽管如此,兰卡斯特承认,对于高级有机物而言,这取决于意识的定义。她说:“如果你认为一只苍蝇是有意识的,那么类器官也可能是有意识的。”

  然而,兰卡斯特和大多数研究人员认为,通过“恢复活力”的猪脑比类器官更有可能产生意识,由神经科学家内纳德·塞斯坦(Nenad Sestan)带领研究小组进行猪脑分析,他们试图找到恢复器官活力的新方法,而不是创造意识。研究人员能将单个神经元或者神经元群激活,并小心地尝试避免产生分布较广的脑波。然而,当塞斯坦的研究小组在其中一个大脑中观察到类似协调脑电波活跃度时,他们立即中断试验。甚至在神经学专家确认该工作模式与意识不一致时,研究小组对猪脑进行麻醉,以此作为预防措施。

  同时,塞斯坦还联系了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从中获取了一定的指导经验,NIH下属神经伦理小组,成员包括:哈佛大学哲学家、神经伦理学家珍宁·伦舒夫(Jeantine Lunshof)、凯斯西储大学生物伦理学家Insoo Hyun,他们对塞斯坦的研究项目进行评估分析,认为塞斯坦应该继续麻醉大脑。但是该小组还没有制定更通用的分析报告,也没有例行性要求对有机化合物的提案进行生物伦理评估,因为小组成员认为实验室的有机生物体不太可能产生意识。NIH也没有对意识进行准确的定义。Insoo Hyun说:“意识的概念非常灵活,每个人的思维意识都不相同,如果不清楚我们谈论的是同一件事,将产生很大的思维差异。”

热门推荐
数据加载中...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前沿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6004154号